藏医药特点

藏医药特点

   藏医药具有2千多年的历史,是世界上四大传统医药学之一,它的形成和发展是在人们同疾病不断斗争的经验上。吸收外来的医学精华,逐步形成的具有完整的理论体系和独特的治疗手段及浓厚的民族色彩的藏族医学体系,具有独特的用药特点。

    藏医是藏族医药学的简称,是藏族人民医疗经验和知识的总结。藏医药学将病理概括为“龙”、“赤巴”与“培根”。诊断包括望、问、切,将疾病分为寒症和热症。治疗方法有催吐、攻泄、利水、清热等,除了内服药外,还有针灸、拔罐、放血、灌汤、导尿、冷热敷、药物酥油烫、药物浴等。藏药约1000余种,常用的有300多种,多采用成药。藏医典籍为《四部医典》。

    在远古时代,生活在西藏高原的居民在同大自然的斗争中,逐步认识到了一些植物的性能及其治疗作用,在狩猎过程中,又逐渐发现一些动物药的药理作用。相传在公元前3世纪,长居西藏高原雅隆地方的藏族先民、先驱者“孜拉嘎玛跃德”回答“聂赤赞布”疑问时已得出“有毒就有药的结论”,据《玉妥每云登贡布传》记载,西藏最早流行的一种医学叫《本医》当时还没有系统的理论,主要靠放血疗法来治病。

    公元4世纪,天竺的著名医学家比奇嘎齐和比拉孜人藏传播《脉经》、《药物经》、《治疗经》等5部医典,对《本医》的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藏医也融入了古中医,古印度、古波斯、古希腊和古阿拉伯的医学理论。藏医在《四部医典》中的第一幅图“药王城图”中就表述出来了。周围画的就是来自各方的药材,有来自东方的,有来自南方的,有来自西方的,有来自北方的。它也是按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这个方法排列的。这些药材当时在青藏高原都有其特定的具体地理位置。它是来自各方的药材,也不是局限在青藏高原的药材。它还包括海中的珊瑚,蟹壳等都入药。藏医在当时是一种佛教医学,佛教医学是在寺庙中产生的,它在各个寺庙中设有曼巴扎仓,即藏医学院。它要求僧侣必须要学十年才可以出徒,才可以给人治病。僧侣出家后,没有家庭和亲人的拖累,在寺庙中潜心钻研学术。所以说藏医在远古融入这么多医学理论,自成体系。而且藏医药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特点,就是它使用重金属和矿物质的药物非常多,使用六百多种,而中医中只使用八、九十种,它能将黄金炼成灰,金银铜铁水银等全部入药,当然它是藏医药的一个重要特点,也是目前最说不清的一个特点。
    藏药也有“性味归经”每一种药学都有自己的“指导思想”,藏药也不例外。在揉合了其他药学精华的基础上,藏药在长期实践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药学理论。藏药学理论认为,药物与五行有关,其性、味、效亦源于五行(土、水、火、气、空)。即:土为药物生长之本源,水为药物生长之汗液,火为药物生长之热源,气为药物生长运行之动力,空为药物生长之空间。

  在临床中,藏药是根据药物的“六味、八性、十七效”辨证选用的。药物六味,即甘、酸、苦、辛、咸、涩。甘味具有增强体力、补气固本、荣润肤色之效;辛味具有增生胃温、健胃消积、镇静安眠、驱杀肠胃寄生虫之效;咸味具有熄风、镇静、消肿化积、消烦渴、增体力、生血液下死胎之效;涩味具有通淋止泻、复苏开窍、荣润皮肤和驱虫的功效。

  药物八性,即寒、热、轻 、重 、钝 、锐、 润、燥。藏医学把药物的性与疾病的性同归为寒、热两大类。药物与疾病的属性要对应相治,即寒与热,轻与重,锐与钝,润与燥是相互对立,又相互制约的矛盾统一体,所以在治病时应辨证论治。

  十七效,系指药物对疾病具有十七种对治功效。寒与热,温与凉,干与稀,润与燥,轻与重,稳与动,钝与锐,柔与刚。藏药学理论认为药物性、味、效与五行有渊源关系,土性强的药物具有重、稳、柔、钝、润、干之效,水性强的药物具有稀、寒、重、钝、润、软、温、柔之效,火性强的药物,具有热、锐、燥、轻、润、动之效。总之,这十七种效能,能治疗临床呈现的各种病症。两种为一对,一是药性,二是病性,互为对治,即病性轻的应用效能重的药,反之病性重的,应用轻效的药物,依此类推。

  独特的炮制工艺——“佐太”

  藏药和中药、蒙药、苗药一样,其基础同样源自植物、动物和矿物。比之其它民族药来,藏医对矿物的认识、加工、炮制和应用方面积累的知识经验非常丰富,对矿物药的药效、药理、毒性、安全性及其炮制方法的研究也相当深入。这些炮制工艺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佐太”。藏医认为,经过炼制的“佐太”能促使各种金属和矿物有机结合、去毒存性、协同增效。因此,在藏医药中,凡是名贵、疗效显著的藏药处方中均含有佐太。

  随着人们对藏药有不同程度的了解,有些药学界的专家认为佐太的炮制原料中含有水银、铅矿等有毒物质,因此对藏药采取了审慎的态度。但藏医认为,佐太在藏药处方中的应用有近两千年的历史,在炮制过程中已去毒性。如果否定了佐太,就否定了一大批有显著疗效的传统藏药。如果没有了传统,藏药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在治疗方面一种病症要采用几种药同时治疗,大都是选择一种药为主药,再选择几种药为辅助药的方法,主药多为名贵药,辅药多为一般药,且主药、辅助药不是同时服用,而是在早中晚分开服用,如治疗关节炎时,早上服用18味高山党参丸,中午服用25味珊瑚丸,晚上则服用25味儿茶丸。一般制定在何时服用何种药要根据病情和用药的特点,辨证论治。选择不同的用药时间,如早晨一般服用治疗有关脾、胃、肠的消化系统的疾病、肾脏疾病的药,这类病症一般为寒性,早晨温度低、病情重、用热性药晨服时治疗效果较好。胰、肺、肝病大多为热性病,中午时温度高,病情重,中午服用寒性药,治疗时效果较好。神经系统疾病、血液病、心脏病、大肠病,藏医认为这些病症一般晚上服用效果好,藏医对每天温差的重视,可能与雪域高原的昼夜温差大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