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医药理论

藏医药理论

    藏医药学理论以藏医学经典名著《四部医典》(藏语称居悉)的理论为基础。本书是公元八世纪中叶(约748-765年)著名藏医学家宇妥·元旦贡布以藏族原始医药学(本医)为基础,广泛搜集藏医名家名医之临床实践经验,并多次赴内地、印度、尼泊尔、大食等走访名医,切磋医理,并借鉴和吸收其医学之精粹,花费二十多年心血撰写而成。全书共156章,分总则医典、论说医典、秘诀医典、后继医典四大部分,涉及藏医学的基础理论、生理解剖、疾病的发生原因及规律、发病途径、卫生保健、药物性能、成药方剂、炮制加工、治疗原则和预防等各方面的医学知识。
    《四部医典》的理论基础,归纳起来就是“龙”、“赤巴”、“培根”三大因素贯穿全书。其理论认为,人体内存有“龙”、“赤巴”、“培根”三大因素和“饮食精微、血、肉、脂肪、骨、骨髓、精液”七大物质基础,以及“粪便、尿、汗”三种排泄物的运动变化。在正常条件下,三大因素保持平衡,起着主宰支配人体正常生理活动的功能。一旦三大因素失调,则导致人体出现疾病,随着三者变化的盛衰不一,疾病的类型、部位、轻重安危也随之不一,此时三大因素又起着病理机质功能的作用。
   “龙”的特性是轻、精、寒、微、硬、动。主要功能是呼吸、肢体活动、精微运转和分解吸收、血液循环、五官的感觉、大小便排泄等,根据所在部位和功能的不同,又可分为“索增龙”即维持生命的龙等五种。
    “赤巴”的特性是腻、凉、重、钝、稳、柔、粘。其主要功能是巩固身躯、稳定思维、产生睡意和胃液、增强胃蠕动、促进食物消化、保持关节间的滑润并调节体内的水分运转等。根据分部和作用的不同,也有“培根娘吉”即粘合培根等五种。龙、赤巴、培根三者各有其生理功能,但并非彼此孤立,而是彼此有机地密切配合,协调一致,共同完成其生理活动。
    在七大物质基础中以饮食精微最重要,其它六种物质是依赖于它而生成,即食物进入胃后,通过主咀嚼的“培根娘吉”、主生化的“赤巴久吉”、主分“精”“浊”的“龙米娘”三种主消化和吸收作用的消化机能,消化分解出食物的精微再由精微转变成血,依次血转化肉、肉转化脂肪,脂肪转化骨,骨转化骨髓,骨髓转化为精液。由于内、外因素引起胃中三种主消化和吸收机能的失调或盛衰是导致胃病的主要因素,同时了直接关系到人体其它部位的盛衰,所以藏医有“胃腑如田,时刻养胃,识此者为维护生命的良医也”之说。血是维持生命的要素,肉是组成身躯、保护脏腑的围墙,骨是身躯的支架,骨髓生精,精则能繁衍后代。三种排泄物是人体正常生理活动的新陈代谢的产物,七大物质基础,三种排泄物的变化活动,都受到三大因素的支配。
    藏医认为,人体有360块骨头,其中脊椎骨28块,胁骨24块,牙齿32颗,四肢大关节有12个,小关节有210处,韧带16处,头有21000根,汗毛孔有1100万。人体内的器官,藏医也有五脏六腑。五脏指心脏、肝脏、脾脏、肺脏和肾脏,六腑指大肠、小肠、胃、膀胱、胆和三姆休。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藏医学中的胚胎学,在这方面藏医有着辉煌的历史,也有很多成就。藏医认为,胎儿是由父亲的精与母亲的血二者结合而成的,不论是父精,或是母血,只要一方有病,如隆、赤巴、培根有病,就无法受孕,如精或血的外观粗糙,颜色、粘稠度异常,气味不正等,都不会受孕怀胎。在没有显微镜足以观察到细如精子或卵子的结构时,这种描述不仅是自然可取的,而且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在旧社会,总是把不孕的责任全归咎于妇女,而藏医却明确提出男女双方有着同样责任,这是完全符合科学道理的。

    藏医还指出,胎儿从形成到成熟分娩,需要38周的时间,264天。并把胎儿发育的全部过程分为三期,即鱼期、龟期和猪期。它认为,胎儿发育中的鱼期时,胚胎形成长条形,因此称鱼期。胎儿长出四肢体形,并分出头部,因此称龟期。胎儿从龟期进一步地发育成除了四肢和头部外,还逐渐凸起所有器官,并能从母体中吸取混食,因此称猪期。藏医胚胎学中的鱼期、龟期和猪期的出现,不仅形象地描述了胎儿发育的全过程,而且是与脊椎动物的鱼纲、爬行纲、哺乳动物纲而后人类的进化顺序相一致的。可见,藏医胚胎学的成就,应该说在世界胚胎学发展史上应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在诊断方面,藏医以望诊(尿诊)、切诊(脉诊)、问诊为主。根据疾病的性质和症状的诊断,须从诊断的基础、诊断的对象、诊断的途径、诊断的方法四个方面进行。其中诊断的基础是龙、赤巴、培根三者的关系,即三者的正常容量增减、紊乱等进行分析和归纳后确诊。诊断的对象就是五官及其五境(五官的外境)、五种秽物(痰睡、大便、小便、呕吐物和血液)的检查诊断。诊断的途径就是各种病症的发病地点、时令、体质、年龄差别、昼夜发病时间、饮食时间、病位等七方面进行诊断。所谓的诊断方法主要是望、触、问三诊。藏医问诊的内容比较广泛,包括起病缓急、起病原因、气候环境因素、职业和家庭情况、饮食起居以及病情的变化和已经接受治疗过的情况,作为正确判断病情的主要参考。触诊是医生用手触摸的所有处境,即病人身体的寒热、肿胀、燥润、软硬等,但注重用切脉来分析疾病传播的信息。望诊是医生观察病人的体型大小、肤色、体型变化、呕吐物的颜色等,尤其观察患者的舌和尿液。 关于三大因素的病理方面的作用:藏医理论认为一切疾病的发生原因有内因和外因两个方面。内因是三大因素的失调,平衡遭到破坏;外因是生活不当,起居不适,邪魔作崇。内因与外因有机地联系着,互为因果关系。因此,三大因素在疾病的发生中占有主导作用。龙、赤巴、培根三者任何一种因素的功能亢进,都可使平衡失调而导致疾病的发生。如过度服用苦味药或进食苦味食物,饥饿时暴食,工作过度疲乏,房事过度,悲伤至极,流血过多等都可引起龙病;过食味辛,性热、锐、腻之食物,在烈日下曝晒过久,过度劳累,奋边过猛,外力(被棍棒、石块所击或摔跌)损伤,饮酒过度等均可引起赤巴病;过服味甘,性凉之食物,饱食静坐,在阴湿处睡觉,暴食高脂肪食物等均可导致培根病。从患病部位讲:髋骼、腰骶、骨骼、关节、耳部是龙病易患之处;胃脘、肚脐、血液、汗腺眼部、皮肤等处是赤巴病易患之处;胸、喉、肺、鼻、胰脏、肾脏、膀胱、舌、脂肪、骨髓等处是培根病易患之处。从时令季节着:龙病多发生在夏天;赤巴病发生在秋季;培根病多发生在春季。从气侯环境讲:严寒酷冷易发生龙病;过于炎热干燥易发生赤巴病;过于潮湿阴暗易发生培根病。从体型分:龙型人和老人易患龙病;赤巴型的人和青年人易患赤巴病;培根型的人和小孩易患培根病。龙型人的特点是身体消瘦,面色灰黄,怕寒冷,脾气暴燥、爱博斗、喜射击,常和人争吵,喜食酸、苦、辛之食物。赤巴型的人其特点是身体常有狐臭、多汗、易饥渴、面色发黄、个性倔犟、自负傲慢。培根型的人其特点是身体肥胖,脸色发白,怕冷,嗜睡、性情温和。体型一方面表现生理特点,另一方面又与疾病发生有一定关系。
    藏医特别强调天人相应、形神合一、精气学说。认为宇宙与自然界变化对人体的影响来进行医疗活动,只要人和自然界的平衡协调,才能有形体和精神的正常运动。藏医还认为形体与精神是休戚相关的,要通过调形养神的方法,使形神合一。需要锻炼意志、收魂魄、悔怒不起、精神专直,通过藏密气功锻炼人的意志,形与神俱,最后进入出神入化之境地,而达到养生延年,治疗疾病的目的。

藏药的六味及其来源:在藏药学《四部医典》中记载:

   (1)首先,世界万事万物均来源于“五行”,即土、水、火、风、空。土为万物生长的依靠和根本;水为万物生长之液源,并使其潮湿;火为万物筹措生长之热能;风是万物活动和运行的动力;空为万物生长发育所必需之空间。药味与五源有着密切关系,药物的生长情况基本相同,但由于药物生长与自然条件、生态环境因素相互作用、相互制约,也就是各自依赖五源的成分强弱不同产生了药味。而药物的六味也来自这五源的不同结合,如土与水结合生出甘味、火与土结合生出酸味、水与火结合生出咸味、水与风的结合生出苦味、火与风结合生出辛味、土与风的结合生出涩味。五源缺一,特别是缺了空,药物即无生机。
   (2)药物之八性:药物有八性,即重、润、凉、钝、轻、糙、热、锐。重与钝两者能医治隆病和赤巴病,轻、糙、热、锐的药物能治疗培根病;而轻、糙、凉的药物能诱发隆病;热、锐、润能诱发赤巴病;而重、润、凉、钝四性的药物则能诱发培根病。
    (3)药物日月精华之力:所有药物由于生长环境不同具有不同的精华或日月之威力,从而产生不同的功效。比如:雪山、高山等阴凉之地的药物,具有月亮之力,甚寒凉,所生长的药物具有寒的效能;山坡之阳和温暖地方的药物,具有太阳之力,非常温暖,生长的药物具有热的效能,从而使药物的性最终归寒、热两大类。同样疾病也归为寒性与热性两大类。热性的药物可医治寒性疾病,寒性的药物可医治热性疾病。
    (4)药物的十七种效能:藏药对疾病具有十七种功效,能治二十种特性的疾病。十七种效能是藏医药组方的理论基础,每种药物都有其固有的性、味、效,临床上具体应用时,单味药甚少,而味、性、效是指单味药而言。在复方组方时,藏医特别考究君、臣、佐、使用权的配伍。君药是方中主药,臣药是方中主之臂,这两味在方中占主导。佐、使则是根据主导药的味、性、效配伍,这是组方时注意的要点。其二是组方时要对疾病诊断确切,明辨疾病的性质和导致疾病的病因。弄清病的属性和药性之关系,才能对组方有益,反之,不但不能治愈疾病,而且会贻误病情甚至恶化,因此用药时必须根据病的属性决定其药的味、性、效来组方。味是主导,性、效是对治关系。病有其性,药也有其性,同性治之(即寒性病用寒性药物)必遭其祸,对性治之(寒性病用热性药治之)必得其愈。因此,热性疾病用寒性药治之,这是藏医药理论中的重要原则,也是藏医辨证施治用药的理论基础。《晶珠本草》中药物还有生地性、气味性、对治性、同类性、色形性、缘生性、祈愿性之分,八性的功效各不相同。
    总之,药物的味、性、效与五源有着密切关系,十七效亦源于甜、酸等六味,而六味源于水、土等五大本源,从而产生重、润、轻等十七种效能。

    总之,藏医学是藏民族优秀文化的愧宝,有完整的理论体系和丰富的临床经验,是中华民族传统医学宝库中一颗璀璨明珠,它不仅对广大藏族人民的繁荣昌盛和身心健康做出了重大贡献。如今随着全球范围内一种热衷于传统疗法,崇尚利用天然药物的新潮流的逐步形成,人类日益关注健康的新形势下,诞生和发展与世界屋脊的藏医学也同时代的步伐,为现代人类的健康做出更好、更大的贡献。尤其在治疗心脑血管、肝胆、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免疫系统、妇科疾病等方面成效卓著,赢得了愈来愈多患者的赞誉,为世界医学界所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