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医药常识

藏医药常识

1.藏医基础知识

(1)五元学说:即土、水、火、风、空五种物质元素。五元学说认为,五元各自具有不同的属性和功能。五元之间有相克相生关系。土元“沉,稳,坚,黏”;水元“重、寒、湿、润”;火元“热,轻,锐,腻”;风元“轻,动,糙,燥”;空元“空,虚”。

(2)三因学说:即隆、赤巴、培根三种因素。三因源于五元。但藏医的三因学说具有生理和病理两方面的概念。

(3)阴阳(寒热)学说:与中医阴阳学说内容基本相同。

  藏医把人体的生理功能概括为"隆"(指气、风)、"赤巴"(指火)、"培根"(指粘液)三大因素。
"隆"在人体中的功能是维持生命、气血运行、肢体的活动和分解食物等等。"隆"基本分为五种;即:"持命隆"、"下泄隆"、"上行隆"、"平住隆"和"通行隆"。

    "赤巴"就是胆汁,在人体内的功能是产生和调节体温、保持气色,生智慧、助消化等等。"赤巴"基本分为五种,即,消化赤巴、容光赤巴、行动赤巴、视力赤巴和增色赤巴。

  "培根"即诞液,在人体内的功能是供营养、长脂肪、调皮肤、正常睡眠等。"培根"也基本分为五种,即、研磨培根、尝味培根、餍足培根和粘合培根。

   藏医的诊断,采用"望、摸、问"的方法,切脉时,同样以"寸、关、尺"配属五脏六腑,而且十分重视"尿诊"。

  治疗时,除使用植物、动物、矿物等药物外,还配以穿刺、放血等疗法。

    早在公元8世纪,藏医学就开始了研究,并且进行阐述,认为人体胚胎发育要经过鱼期、龟期和猪期三个不同的阶段。藏医学对人体的胚胎发育的研究在下列几方面反映的事实远早于外国学者:

  〈1〉胚胎是逐渐发育的,在发育过程中逐渐形成各种器官。

  〈2〉胚胎的发育过程体现了动物发育过程的几个重要阶段。

  〈3〉藏医学形象地描述胎儿发育的过程中出现的"鱼期"、"龟期"和"猪期"的顺序、是与脊椎动物的鱼纲、爬行纳、哺乳纲而后人类的进化顺序相一致的。

  〈4〉藏医学对于人的胎儿、脐带和母体子宫之间的相互关系,在1100年前就有了比较科学和恰当的比喻。

  藏医病理学。藏医学认为,一切疾病的发生有内外两方面原因;内因和外因是有机联系着并互为因果关系。

  疾病的病因和种类。藏医学有自己一套疾病病因观和分类的方法,与其他医疗系统不尽相同,与宗教观念关系甚密即是其特殊之处。

  〈1〉关于病因,藏医学认为有一般的和特殊的两类,即共同的病因,包括季节(指天气变化)因素,饮食起居欠适,中毒以及前世罪孽等。特殊的病因,包括饥饿、失眠、空腹劳动过度、长期营养不良。暴怒、饮食因素等。

   〈2〉关于种类,传统藏医学分法也很特殊。如《四部医典》就提到疾病有以404种。从形态方面来分类,它分成隆、赤巴和培根三大类,共计101种。用疾病的主要性质来分类,它分成本系和旁系两大类。本系和旁系又各分若干型,共计101种。用疾病发生的部位来分类,大致分成身和心两个部位的疾病,共计101种。以上共计以404种病。"四百零四"这个数目是与佛教"四大"学说思想相关联的。还认为其中有101种病不治自愈,101种病治而不愈,101种病治而后愈,另101种病无法治愈。这些都是佛教思想的反映。事实上,现今的藏医学对疾病已不限于这种古老的机械的分类。

    藏医的独特理论体系“三因学说”

  以“三因学说”为核心,以人体“七大物质”和“三种排泄物”为基础的藏医药学是建立在藏族传统文化基础上的,也是藏族古代“大王行”学说在生命科学(天、地、人相结合)当中具体运用的内容之一,与现代生物医学和其它传统医学相比之下有着不同的观点。

  “三大因素”学说即“隆”、“赤巴”、“培根”和体内的“七大物质”即饮食精微、血、肉、脂肪、骨、髓、精液(红白两种)以及“三种秽物”即汗液、尿液、粪便等微观的具体物质和宏观的三大因素相结合理论指导下进行治病防病。在正常的健康状态下,三大因素和七大物质以及三种秽物之间保持协调和平衡的关系。

  藏医在诊治各种疾病获取健康的过程中,强调整体的统一性、综合分析、辩证归纳、进行宏观协调,注重三因动态的相对平衡和七大物质、三种秽物以及各器官之间的功能协调。保持平衡是藏医药防病的重要法则之一。

2.藏药基础知识

(1)藏药理论:藏药是以五元学说和味、性、效理论为指导,形成独具特色的理论体系。包括:藏药与五元,药物的六味、八性、十七效。

(2)配伍  ①配伍方法:分按味配方,按性、效配方,按化味配方。

         ②配伍原则:分按君、臣、佐、使配伍原则,找温和配伍原则,加减原则和寒、热药性分别配伍原则。

(3)治疗方法:有平息法、补益法等十八法。

(4)剂型:主要有汤、散、丸、糊、酥油丸、灰丹剂、膏剂、药

胶囊等。

(5)用药禁忌:包括配伍禁忌、饮食禁忌和妊娠禁忌。

(6)部分重要常用方剂及功效。

七十味珍珠丸:开窍醒神,镇惊熄风,活血通络。

二十五松石丸:舒肝解郁,利胆退黄,消炎解毒。

二十五珊瑚丸:醒脑开窍,疏筋通络,化瘀止痛。

六味安消散:和胃健脾,导滞消积,润肠通便,理气,降脂。

仁青芒觉:解毒消炎,降水通淋,祛腐生肌,利尿消肿,滋补强身。

仁青常觉:消炎解毒,健脾和胃,活血消肿,止痛。

佐珠达西:疏肝健胃,消肿散结,解毒止痛。

七味红花殊胜丸:清热消炎,保肝利胆,退黄止痛。

五味岩精丸:清肝泻热,利胆退黄。

二十五味鬼臼丸:祛风镇痛,调经止血,补气养血。

洁白丸:健脾和胃,止痛止吐。

大月晶丸:消炎解毒,和胃止酸,消食化痞。

十三味鹏鸟丸:消炎止痛,疏通经络,开窍醒神。

三十五味沉香丸:清瘟泻热,宽胸益肺,祛风通痹。

十三味冥丸:清热解毒,理气通淋。

降脂丸:清血除脂。

二十九味能消散:祛寒化痞,消食,调肝益肾。

十一味金色丸:清热解毒,化瘀。

十味黑冰片:温胃消食,破积利胆。

八味沉香散:宁心安神。

志嘎汗散:清热解毒,消炎。

    藏药理论还认为,药物的生长、性、味、效与五源即水、土、火、风、空有密切关系,而药物的性、味、效是临床用药的理论基础。

  药物的生长来源于五源。其中,土为药物生长之本源,水为药物生长汁液,火为药物生长热源,气为药物生长动力,空为药物生长之空间。五源缺一,药物则无生机。这一理论阐明了药物生长与自然环境的辩证关系,即生态环境对植物生长的特殊性。同时,它认为药物的性、味、效亦源于五源,土与水结合生出甘味,火与土生成酸味,水与火的成分大时则生出咸味,水与风的成分大时则生出苦味,火与风的成分大时则生出辛味,土与风的成分大时则生出涩味。这就产生了药物的六味。

  藏药药物具有八种性能,即重、润、凉、热、轻、糙、锐、钝八性。重、钝两者能医治龙病和赤巴病;轻、糙、热、锐能医治培根病;重、润、凉、钝四者能诱发培根病。同时也将药物和疾病归为寒、热两大类,临床依据对治原则,热性病以寒性药物治之,寒性病以热性药物治之,寒热并存之病则寒热药兼用。寒与热,轻与重,锐与钝,润与糙是相互对立而又相互制约的矛盾统一体。

  土性药其性重、稳、钝、柔、润、干,能使身体坚实,主要医治龙病;水性药其性稀、凉、重、润、柔、软,能滋润身体,主要能医治赤巴病;火性药其性辛、锐、干、糙、轻、润、动,能生火热,主要医治培根病;风性药物性轻、动、寒、糙、燥、干,能使身体坚实,精气通行,主要医治培根病和赤巴病;空性药物统帅其它四种药物,遍行全身,主要治疗综合性疾病。火性药和风性药是上行药,土性药和水性药是下行药物。

  舌对药物的感觉就是味。药味有甘、酸、咸、苦、辛、涩六种。酸味药能生胃火,增长消化能力,使油脂糜烂稀释,还能顺气;咸味药能使身体坚实,有疏通作用,能治闭塞梗阻症,用以罨熨时则产生胃火,有健胃作用;苦味药能开胃、驱虫、止渴、解毒,能医治麻风、眩晕、瘟疫、赤巴病等疾病,有收敛作用,能使溃烂、大小便干燥,使心智敏锐,能治乳房炎症、声音嘶哑等病;辛味药物能医治血病、赤巴病、脂肪增多症,祛腐生肌、愈合伤口,使皮肤滋润光泽。

  藏医认为,药物服用后,与胃火相遇,这时培根和赤巴被龙消化,甘味、咸味被消化后变为甘味;酸味处于中间阶段,消化后仍为酸味;苦、辛、涩味消化后变为苦味。消化后的每一种药味能医治两种疾病,即藏医的“三化味”理论。

  藏药在临床应用复方甚多,单味药很少。藏医组方讲究君、臣、佐、使的配伍,君药是方中主药,臣药方中主药之臂,佐、使则是根据主导药的味、性、效配伍。另外,藏医强调,用药时必须根据病的属性决定其药的味、性、效来组方。味是主导,性、效是对治关系即因果关系。病有其性,药亦有其性,同性治之(寒性病用寒性药)必遭其祸,对性治之(寒性病用热性药治之)必得其愈。在藏医理论中,异性对治是首要原则。同理,温与凉,润与糙,稳与动,轻与重等均为互为对治。因此,配方制剂时,要把药味起作用的药物加在一起,全面考虑,把功效起作用的药味加在一起,消化后变化作用的药